<samp id="uqau6"></samp>
<rt id="uqau6"><optgroup id="uqau6"></optgroup></rt>
<acronym id="uqau6"><center id="uqau6"></center></acronym>
<rt id="uqau6"><xmp id="uqau6">
英雄母親鄧玉芬
來源:密云區黨史辦 發布時間:2019-07-25 16:33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77周年儀式上特別提到,在這場救亡圖存的偉大斗爭中,中華兒女為中華民族獨立和自由不惜拋頭顱、灑熱血,母親送兒打日寇,妻子送郎上戰場,男女老少齊動員。北京密云縣一位名叫鄧玉芬的母親,把丈夫和5個孩子送上前線,他們全部戰死沙場。

鄧玉芬,1891年出生在密云縣水泉峪村。鄧玉芬幼年家境貧寒,因生活所迫,未滿成年就嫁到鄰村張家墳村任家,丈夫任宗武。婆家更窮,婚后夫妻倆房無半間,地無一壟,只好借住在親戚家,靠租種地主的幾畝土地過活。從小在苦水里泡大的鄧玉芬,生就一副剛強的性格,她不怕窮,不信命,相信只要兒孫滿堂,總有過上好日子的一天。正是懷著這種希望,她年復一年,茹苦含辛地拉扯起7個兒子。

1933年,古北口長城抗戰失敗后,密云長城以外的地區被日本侵略者占領,劃入偽“滿洲國”,鄧玉芬的家鄉從此墜入了日偽統治的水深火熱之中。鄧玉芬一家的日子愈加艱難,為了糊口,三個大點的兒子只得離家外出去扛活,夫妻倆也被迫帶著幾個小兒子搬到張家墳村東南的豬頭嶺山上開荒度日。在日偽統治下,生活上的困苦還在其次,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日本侵略者不但不許中國人使用中國的年號,還強迫百姓忘掉自己是中國人。鄧玉芬雖沒有文化,也清楚這意味著什么,她心中充滿了仇恨,每年祭祖時,她都一次又一次地叮囑兒子們:“記住,咱們是中國人,到死也不能忘了祖宗!”

鄧玉芬和鄉親們盼望著中國軍隊早點打回來,盼啊盼,終于盼來了八路軍。那是1940年4月,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十團進入密云西部山區開辟豐(寧)灤(平)密(云)抗日根據地。6月的一天,幾個八路軍來到了豬頭嶺。鄧玉芬第一次見到八路軍,當她得知這是一支抗日救國的隊伍,是窮苦人自己隊伍的時候,真像見到親人一樣地高興。她一遍遍地聆聽八路軍宣講抗日道理,覺得句句都說在自己的心坎上,越聽心里越豁亮。她開始懂得了只有窮苦人都行動起來,拿起槍桿打日本,才能救國救己。不久,十團參謀李瑞徵來到這里組織游擊隊。鄧玉芬和丈夫商量:抗日可是咱自己的事,別人家出錢出槍,咱不能眼瞅著,把兒子叫回來打鬼子去吧。丈夫二話沒說,揣塊糠餅子連夜出去找兒子。7月,豐灤密第一支游擊隊——白河游擊隊在豬頭嶺上成立了,鄧玉芬的大兒永全、二兒永水就成了這支游擊隊的戰士。從此,鄧玉芬的心就和八路軍、游擊隊緊緊連在了一起。9月,三兒永興不堪忍受財主的欺壓跑回家來,鄧玉芬知道游擊隊正缺人手,又送三兒參加了白河游擊隊。三個兒子不久都隨著游擊隊升編為主力部隊到外地作戰,鄧玉芬托人捎去話:“別惦記家,安心打鬼子。”

三個兒子在外抗戰,鄧玉芬在家也積極投入抗日斗爭。她承擔起全部家務活,并帶領幾個小兒子開荒種地,讓丈夫騰出身子為八路軍運軍糧、背子彈、跑交通。鄧玉芬冒著生命危險掩護和救治八路軍和縣區干部。她的家是干部戰士和傷病員的經常住所,她待他們像親人,每個干部戰士到了她這兒就像到了家一樣。燒水做飯,縫補衣服,為傷病員接屎接尿,喂湯喂水,她從不嫌煩。她和孩子們以粗糠、樹葉、野菜搭著充饑,卻把自家大部分糧食省下來招待親人,甚至連杏干、杏仁、倭瓜籽之類的小吃物也精心收攢起來,留著款待同志們。為了使傷病員早日恢復健康,她專門養了幾只母雞,下了蛋一個也舍不得給兒子吃,全用來補養傷病員。每當傷病員痊愈后離開她的家,她都像送兒子出征一樣,把衣服洗凈補好,帶足干糧,仔細叮嚀著,把他們送出老遠、老遠……。自打八路軍來了那天起,誰也說不清她究竟迎來送走了多少干部戰士,養好了多少傷病員。那時,干部戰士不怕戰死,就怕受傷,一旦受傷,由于缺醫少藥、少糧,就意味著忍受巨大傷痛折磨后還會死亡。但十團指戰員和豐灤密根據地縣區干部、游擊隊員人人都知道,只要到了鄧媽媽家,就有了生的希望,人人都知道,豬頭嶺上有個溫暖的家,家里有一位親切慈祥的好媽媽。

1941年秋末,日本侵略者對豐灤密抗日根據地發動了萬人大“掃蕩”,實行殘酷的燒光、殺光、搶光、片光(片光青苗)的“四光”政策和“部落”化政策,瘋狂制造“無人區”。鄧玉芬的家就在“無人區”內,敵人到處燒房抓人,強迫百姓遷入“部落”。鄧玉芬和一些鄉親們誓死不進“部落”,躲進深山堅持斗爭。草房被燒就搭窩棚住,窩棚被燒再重新搭起來,有時一個月內連續被燒七、八次。家什用具和家禽家畜統被搶走,很多人慘遭殺害。敵人的殘暴沒有使鄧玉芬屈服,她知道敵人搞“無人區”就是要把老百姓和八路軍分離,八路軍是魚,老百姓是水,魚離了水怎能生存?為了不讓敵人的陰謀得逞,鄧玉芬叫丈夫又把在外扛活的四兒、五兒找了回來,參加村里的自衛軍模范隊(即基干民兵),堅持“無人區”斗爭。這年冬天山里格外寒冷,加之敵人“掃蕩”頻繁,為了安全,豐灤密抗日政府動員婦孺老弱到山外投親靠友,鄧玉芬和丈夫這才帶著年幼的六兒、七兒暫時離開“無人區”,借住到山外親戚家。

1942年春天,鄧玉芬一家響應抗日政府的號召,決定重返“無人區”搞春耕。3月21清早,鄧玉芬收拾好親友送給的農具和種籽,送丈夫先回山里安攤兒。丈夫走后沒幾天,傳來了噩耗,丈夫任宗武與四兒永合、五兒永安在百梯子不幸遭到馬營據點日軍偷襲,丈夫和五兒同時遇害,四兒也被抓走了!鄧玉芬聞訊猶如五雷轟頂,悲憤交加,她幾次暈厥過去。她和宗武這對苦命夫妻,相依為命三十多年,感情深厚,兩個兒子又都是她身上的肉,如今父子三人一夜之間死的死,抓的抓,作為妻子,作為母親,怎能不悲痛欲絕!然而,鄧玉芬沒有被嚇倒,沒有屈服。她蘇醒過來后,立刻決定了應該怎樣去做。她謝絕了親友的挽留,拉起兩個小兒子,堅定地對他們說:“走,回家去!姓任的殺不絕,咱和鬼子拼到底了!”就這樣,鄧玉芬懷著對日寇的血海深仇毅然回到了豬頭嶺,接過丈夫使用過的鎬頭,沒日沒夜的刨地播種。她只有一個念頭,把丈夫和兒子的活兒都干出來,多打糧食支援部隊多消滅敵人。

這以后,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1942年秋,大兒永全在保衛冀東盤山根據地的一次戰斗中英勇犧牲;1943年夏,被抓走的四兒永合慘死在鞍山監獄中;1943年秋,二兒永水在戰斗中負傷回家休養,因傷情惡化無藥醫治死在家里。一個又一個沉重的打擊,堅強的鄧玉芬都挺住了。她眼里沒有了淚,有的是仇恨和怒火。她笑得少了,但對抗日工作更積極了,每天都拼命地干,春播、秋收、做軍鞋、照料傷員,凡是對抗日有益的事樣樣干在頭里,從早到晚一時不閑。她對子弟兵更親了,在她的心里,每個八路軍戰士都是她的兒子,都是她的希望。她把更多的母愛給了兩個未成年的兒子,她盼望著六兒、七兒快些長大,繼承父兄的遺愿,早日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

1944年春,敵人為了肅清“無人區”抗日力量,再次進行瘋狂“掃蕩”,一連七天七夜搜山剿嶺,百姓紛紛躲進深山。鄧玉芬的六兒跑丟了,她只好背著不滿7歲的小七躲進一個隱蔽的山洞里,一藏就是好幾天。山洞里又陰又冷,加上幾天幾夜沒有東西吃,小七病了,渾身燒得像火炭,哭鬧著要回家,要吃飯。鄧玉芬百般哄勸,小七仍哭鬧不止。這時正趕上敵人又來搜山,如果哭聲被敵人聽見,不但母子二人會落入魔爪,更嚴重的是旁邊不遠的山洞里還藏著許多鄉親,必然也給他們帶來殺身之禍。鄧玉芬心急如焚,可孩子哪受得住饑餓的煎熬啊,還是大聲地哭。眼見敵人越來越近,鄧玉芬急出了一身冷汗。情急之中她再也顧不得許多,從破棉襖里撕下一團棉絮,一狠心塞進小七的嘴里。小七猛踢猛掙,鄧玉芬緊摟住他,死死地堵住他的嘴。過了許久,敵人走遠了,鄧玉芬忙把棉絮扯出來,可憐的孩子已被堵得臉色青紫,沒有氣了。鄧玉芬心似刀割,淚如泉涌,搖著孩子一聲聲的呼喚,小七這才慢慢回過氣來。他可憐巴巴的望著媽媽,用微弱的聲音喃喃地說:“媽媽,我餓,餓……”。鄧玉芬的心碎了,她真想冒險出去給孩子找點吃的來,可這關系著附近鄉親們的安危,她不能這樣做啊!當天晚上,連個大名都沒有的小七連病帶餓死在媽媽的懷里。鄧玉芬再也承受不住這巨大的精神打擊,她撕心裂肺地大叫一聲,當即昏死過去。當鄧玉芬從昏迷中醒來時,已是躺在豬頭嶺上自家窩棚里,身邊沒有了小七,只有鄉親們。鄉親們含著眼淚告訴鄧玉芬,敵人撤走了,小七埋在山坡上。鄧玉芬掙扎著來到山坡,撲倒在孩子的小墳上失聲痛哭,淚水一滴滴滲入墳土之中。淚哭干了,她又一捧一捧地往墳上添著泥土,然后守在墳旁,坐了整整一宿。終于,在曙光重又出現的時候,堅強的鄧玉芬,又一次戰勝了失子的巨痛,重新站了起來。當鄉親們來安慰她時,她反倒安慰大家說:“只要大家平平安安的,小七死了也值”。鄧玉芬頑強地生活著,她要親眼看到勝利的那一天。這一天終于來到了。1945年8月,中國人民經過八年奮戰,終于打敗了日本侵略者。鄧玉芬笑呵,盡情地笑呵,她用笑聲告訴九泉之下的丈夫、大兒、二兒、四兒、五兒、七兒:咱們勝利了!

鄧玉芬,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為了打敗日本侵略者,無私地獻出了丈夫和5個孩子。黨和人民沒有忘記她對抗日作出的貢獻。全國解放后,黨和政府在生活上給了鄧玉芬很好的照顧,使她晚年生活得很幸福。政府為她在張家墳村里蓋了兩間瓦房,冬天為她送棉襖,夏天為她送單衣,病了送她到北京醫院治療,即使在三年最困難時期,也為她送去足夠的細糧。在物資匱乏的年代,她經常把政府發給的糧食、衣物接濟給周圍生活困難的鄰居。1961年春節,她光榮地出席了全市烈軍屬代表大會,受到彭真、劉仁、吳晗等領導同志的接見。面對政府的照顧,鄧玉芬無比欣慰,但又為自己給國家增添負擔而感到不安。為此,她三次謝絕了縣領導要把她的家遷到平原富庶地區的好意。1956年國務院內政部一位負責同志接她到北京去住,她去了幾天就硬要回家,臨行前工作人員陪她逛了商店,并轉達領導的話,要她買些需要的東西,由國家開支,但她只是飽了飽眼福,一分錢東西也不肯買。她說:“政府對我那可是一百一,我很知足。眼下不缺吃不缺喝,怎能再給國家添麻煩。”

1970年2月5日(農歷除夕),鄧玉芬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逝世,享年79歲。臨終前,她囑咐公社干部和親人,別把我埋在深山里,把我埋在大路邊,我要看著十團孩子們回來。她去了,她懷著舊社會的辛酸和新社會的幸福離開了人間。她生前沒有任何奢求,有的只是奉獻。她死后沒有任何遺憾,因為她曾實實在在地生活過、戰斗過,她為抗日獻出了一切,她給后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遺產,她用行動樹立起了英雄母親的豐碑。英雄母親鄧玉芬誓死不當亡國奴的愛國主義精神,為國家舍小家的無私奉獻精神,不畏強暴、百折不饒的勇敢斗爭精神,視子弟兵為親人的偉大母親情懷,永遠值得人們學習和紀念。為了緬懷鄧玉芬的英雄事跡,2012年,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密云縣委縣政府在石城鎮張家墳村修建了“英雄母親鄧玉芬”主題雕塑和英雄母親主題廣場。雕塑高5米,花崗巖材質,基座為山石,英雄母親鄧玉芬佇立在山巖上,左手握布鞋,右臂挎針線筐,眺望著遠方,盼望著親人和戰士們勝利歸來。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私人影院有摄像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