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uqau6"></samp>
<rt id="uqau6"><optgroup id="uqau6"></optgroup></rt>
<acronym id="uqau6"><center id="uqau6"></center></acronym>
<rt id="uqau6"><xmp id="uqau6">
金崇山
來源:密云區黨史辦 發布時間:2019-07-25 16:35

——記金崇山烈士

在刑場上劊子手被嚇得魂飛魄散,跪在地下祈求我抗日烈士的寬恕,這是日軍殺害金崇山時出現的非同尋常的一幕。

金崇山號俊川,一九二。年一月七日出生在河北省薊縣(現屬天津市)溯河村一個農民家庭里。八歲開始上小學,由于社會動亂和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學習時斷時續,直到十八歲才考入薊縣龍王廟學校上高小。薊縣是我黨建立組織、開展革命活動較早的地區,龍王廟學校的許多教師是我黨黨員,金崇山來到這所學校讀書,很快就接受了我黨的抗日救國主張。

一九三八年七月,冀東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舉行抗日大暴動,年輕的金崇山扛起自家購買的大槍與龍王廟學校五十多名師生一起投身到暴動洪流里。他們的隊伍與附近的暴動隊伍合編,組成抗日聯軍十八總總隊。十八總隊在州河兩岸多次給日偽軍沉重打擊。十月,冀東抗聯隊伍西撤,金祟山隨十八總隊一起沿著薊縣北部山區西行,一直到達昌平地區。這時,多數戰士因留戀故土,不愿繼續前進,并在“回家鄉抗日”的口號下返回薊縣,金崇山也跟著返回家鄉。在日偽殘酷統治形勢下,返回的戰士后來有的被殺害,有的叛變投敵當了漢奸,金崇山等大多數則隱姓埋名,潛伏起來,等待時機,重新參加抗日隊伍。

一九四O年五月,薊平密聯合縣建立,薊縣盤山成立了我黨領導下的抗日根據地。十一月,薊平密聯合縣擴建為平密興和薊寶三兩個聯合縣。金崇山得悉這一情況后,精神非常振奮,幾經周折,終于回到了抗日隊伍,被編人薊寶三二區基千隊,由于他在逆境中經受了考驗,很快被接納入黨,成為無產階級的先鋒戰士。一九四一年春,又被選送到冀東軍分區教導大隊學習。六月二日教導大隊與軍分區司令部、十三團一起被日軍包圍在薊縣十棵

樹,我軍英勇奮戰給圍攻之敵以有力打擊。由于敵眾我寡,難以取勝,為保存實力,只得乘黑夜分散突圍。金崇山和五名戰士一起順利突出重圍,回家鄉再次潛伏。

一九四一年八月金崇山與地方黨組織接上關系,被分配到平密興聯合縣第三區工作,任公安助理,具體負責第三區四分區的工作。平密興第三區轄密云縣潮河以東及興隆縣大、小黃巖地區,四分區位于密云縣八家莊、莊頭峪和墻予路一帶。一九四一年春天,這一帶地區才剮剛開辟為抗日根據地,抗日工作基礎薄弱,地方黨的組織還未建立,那時三區干部缺乏,一個小分區也只有一兩名脫產干部。金崇山在這里既是四分區的負責人,也得親自做各種具

體工作,加之敵偽十分猖狂,斗爭環境惡劣,金崇山只能利用夜晚時間進村發動群眾,組織群眾從事抗日工作。白天必須轉移到山溝樹林里隱蔽,有時還要化裝以迷惑敵人。由于金崇山堅決執行黨的抗日政策,依靠群眾,鋤奸防特,時間不長,便逐步建立起黨和民兵組織,鞏固和發展了抗日政權,四分區的斗爭形勢很快出現一個新局面。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夜間,金崇山和區民兵大隊長張福海一起來到莊頭峪召集鄰近幾個村的干部開會,商討征收和分配救國捐一事,會議一直開到深夜。散會后,為了安全,他們離開莊頭峪到潮河西山溝里一棵桃樹下休息。第二天又到南堿廠工作,他們剛剛進村,小營據點的敵人也趕到達南堿廠。金崇山和莊頭峪民兵趙士亭向村南轉移,這里是潮河灘,地勢開闊,故被發現,敵人從后面追趕上來。金崇山渡過潮河正要上岸,不幸腳部負傷,趙士亭要背他往前跑,緊追的敵人愈來愈近,金崇山當即將文件包交給趙士亭,并命令他趕快沖出去,他自己則爬進一條石縫用手槍阻擊敵人,以掩護趙士亭,直到子彈打光,最后被捕。

金崇山被捕后,敵人用毛驢將他馱到小營據點,爾后轉送到石匣。敵人知道金崇山是平密興第三區干部,了解我方的機密情況,因此,他們千方百計要把情況弄到手。開始他們對金崇山反復審問,問他“公糧存在什么地方?”“軍鞋藏在哪里?”金崇山一一回答“不知道!”敵人又問他“你們有多少人?”金崇山講;“我們有的是……。”審問沒有得到一點情況。敵人對他叉施以重刑,金崇山被打得皮開肉綻,幾次昏死過去,但仍未吐出半點實情。敵人沒有辦法,但仍不甘就此罷休,遂將金崇山轉送古北口關押。在這里敵人采用軟辦法對待他,妄圖達到利用酷刑而未能達到的目的。金崇山對敵人的這套作法,一看便知是陰謀,但為了養好傷,繼續和日本侵略者斗爭,因此,敵人派醫生給他治傷,他便欣然接受;敵人給他送來好吃好喝的東西,他也全部領受,可是,敵人要他洗“腦筋”送來大批反動書報,卻被他拋擲一邊,敵人派“美女照料”他的生活,他拒不接納;敵人許以高官厚祿誘惑他投降,他堅如磐石,毫不動搖。敵人技窮,決計殺害他。

一九四二年八月十四日金崇山被推上汽車來到后八家莊。后八家莊是四分區的一個村莊,也是金崇山工作戰斗的地方。敵人將他送到這里來,妄圖用殺一儆百法來震懾抗日人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的金崇山一眼便識破了敵人的陰謀。他而對兇狂的敵人毫不畏懼,毅然把刑場變成了與敵決斗的戰場。

十一點左右,金崇山被拉到西大廟后山坡,這里早已挖好一個長方形大吭,四周站著被驅趕來的百姓和強迫挖大溝的民工,外面密布日偽軍,他們手握上著刺刀的大槍,監視著老百姓。日74 軍小隊長赤哲和王翻譯官走到金崇山面前,再次逼問金崇山降不降?金崇山避開赤哲的提問,面對著周圍的群眾大聲講道:“父老鄉親們!我雖然就要被日寇殺害了,你們不要害怕,日本帝國主義長不了,最后的勝利是我們的!”金崇山講的話,使日偽軍吃驚,也使赤哲狼狽不堪,他再也不向金崇山勸降了,急忙命令日軍把金崇山推人大吭。又強令民工向里鏟土,黃土一鏟一鏟的扔進大坑,從金崇山的腳下迅速升起,金崇山沒有害怕,更沒有一點想要投降的表示。土愈積愈高,金崇山的半個身子已被埋在土里,赤哲忽然命令民工停止鏟土,他走到大吭邊沿,再次逼問金崇山降不降,并且講道只要金崇山說出一個“降”字,馬上就把他從大坑內拉上來,如果拒不投降就要繼續向吭內鏟土。金崇山聽了赤哲的話后,堅定地講:“今天你們殺了我,二十年后又是一個我,還要抗日,中國人民是殺不絕的!”赤哲看到金崇山寧死不降,知道勸降的計劃已經遭到徹底失敗,遂強令民工再次向吭內鏟土,黃土升到胸部,金崇山的呼吸愈來愈困難,他使出最后的力氣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萬歲!……。金崇山呼喊著抗日口號,雙肩被埋上了,頭部也被埋上了。 但是他不肯這樣就死去,他還要和殘暴的日本侵略者斗爭,他掙扎著,掙扎著,頭頂把黃土堆頂的亂搖動,日軍看到金崇山這樣頑強不屈、英勇斗爭都驚呆了。日軍小隊長赤哲害怕了,急令兩名日軍上前用刺刀去扎土堆下的金崇山,一個日軍連扎兩刺刀,不知刺刀扎在什么地方,用盡力氣也拔不出來,日軍嚇得面色如土,急忙跪在地下向金崇山叩頭祈禱,請求寬恕。后來,另一日軍上去二人一起拔,才把刺刀拔出。而我們的金崇山就這樣慘死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時年二十三歲。

日本侵略者原想借殺害金崇山來震懾抗日人民,但結果卻適得其反,金崇山烈士鐵骨錚錚,大義凜然,不僅給了在場群眾以;深刻教育,而且讓日偽軍膽戰心驚。金崇山死后,我抗日政府將其埋葬在后八家莊東山坡,并且召開追悼會,進行悼念。有的群眾還寫了金崇山的牌位供在桌上,燒香祭奠,以示紀念。抗戰勝利以后,又將他的靈柩轉運回原籍安葬。到現在金崇山英勇就義已經四十多年了,但他英勇斗爭的事跡一直在密云人民中流傳,他的英勇斗爭精神也一直鼓舞著密云人民前進。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私人影院有摄像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