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uqau6"></samp>
<rt id="uqau6"><optgroup id="uqau6"></optgroup></rt>
<acronym id="uqau6"><center id="uqau6"></center></acronym>
<rt id="uqau6"><xmp id="uqau6">
曹一川
來源:密云區黨史辦 發布時間:2019-07-25 17:03

曹一川(1914-1944)原名曹克敏。1914年出生于不老屯鎮黃土坎村一個較富裕的農家。1931年,畢業于密云縣高等小學堂并受聘到長城關口曹家路小學任教。1933年長城抗戰失敗,密云被劃入所謂“非武裝區”,1937年8月完全被日軍占領。曹一川親身遭受了日本侵略者的壓迫和奴役,又目睹了密云人民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的慘狀,因而對日本侵略者無比痛恨。由于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和占領,曹一川已無法繼續在曹家路任教,被迫回到原籍黃土坎村。后來他把自家的房子騰出幾間辦私塾。在課堂上他經常向學生講:“好好學本領,將來決不讓人家再期負咱們國家。”
  1940年,八路軍開辟豐灤密抗日根據地,黃土坎也成了抗日游擊地區。豐灤密聯合縣第三區區委書記兼區長江卓常到黃土坎工作,有時還住在曹一川家。這使曹一川有機會和江卓等抗日政府工作人員接觸,并從他們那里得到了許多馬列主義讀物。經過學習,他對國民黨政府的腐朽本質和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有了進一步的認識。1941年,豐灤密抗日根據地迅速發展迫切需要地方工作干部。后經江卓動員和介紹,曹一川參加了抗日工作,任豐灤密三區教育助理。
  曹一川參加抗日工作后,積極熱情,堅定勇敢,不畏艱險、不怕困難。由于當時區干部很少,曹一川除抓好自己分管的工作外,還管其他工作,有時還去董各莊等有敵人據點的村莊工作。1941年夏末,他不幸被馬營據點日偽軍捕去。敵人對他施用酷刑。不給水喝,不給飯吃,逼他供出自己的身份和抗日政府情況,但他忍住疼痛和饑餓,只承認是教書先生,其他的話再也沒有了。敵人得不到實情,又沒有抓到別的證據,關押7天后只得將他釋放。曹一川回到家里,妻子見他血跡斑斑的長衫粘在身上,不禁掉下淚來。但他反倒安慰妻子說:“這回打得真夠嗆,但一點兒也不害怕。”一個多月后傷勢稍好,就又繼續開展工作,不久又被日軍關押在石匣據點,日偽軍強迫其參加特務組織,他將計就計,假意應允,乘日偽軍放松監視之機跑回抗日根據地。1942年底,敵人對豐灤密抗日根據地發動萬人“掃蕩”,抗日斗爭形勢急劇惡化。我抗日工作人員雖千方百計和敵人斗爭,仍有不少同志被敵人逮去殺害。因曹一川兩次被捕,身份暴露,為安全起見,1942年初,組織上將他安排到龍赤聯合縣公安科工作。任科員,化名林森。
  在龍赤縣公安科,他直接和漢奸特務打交道,在鋤奸反特斗爭中,做出很大貢獻。后來,他主管審理犯人,工作抓得很緊,不但能及時搞清楚案犯情況進行處理,而且在審理案子時認真執行黨的政策,不打罵犯人,不搞逼供。對公安科警衛隊的同志也很關心體貼,教他們學文化,找他們談心,有了困難積極幫助解決。1944年秋,他被調到龍赤二區任民教助理。
  11月,為了培訓民校教員,龍赤縣公安科開辦民校教員訓練班,曹一川被調去做組織工作,他和30多名學員住在上轎子村。11月17日清晨,曹一川和30余名學員一起被偽滿軍一個營包圍。他沖出房子,首先將機密文件掩埋起來,然后往山上跑,不幸被日偽軍抓住,被押送至后城日偽軍據點。他慌稱自己姓范,想以此欺騙敵人。但偽大鄉職員中有一人曾在我赤縣公安科辦的偽職員集訓班中受過訓,一眼認出了曹一川,馬上報告給偽大鄉長,因而曹一川被提出來受到重點??拒絕,并指著漢奸罵到:“我是真正的中國人,中國人都像你早就滅亡了!”日偽軍見誘降不成,對他進行毒打。偽軍問他:“你不怕死嗎?”他憤然答道:“怕死不革命,只有你們這些軟骨頭的狗才怕死!”日偽軍將他打得皮開肉綻,他仍怒目圓睜挺胸站立,痛罵不止。他的目光讓日偽軍心驚肉跳,日偽軍竟兇殘地將其兩眼挖掉,又打斷他的雙腿,用繩子拴住他的腳腕拖到后城東門外。當他再次醒來后,高聲喊著:“我雖死了,但八路軍共產黨人還有很多,中國人民還很多,抗日戰爭一定勝利!”并高呼:“共產黨萬歲!中華民族解放萬歲!”日偽軍害怕他繼續呼喊,用刺刀在他嘴里亂絞,直至絞斷了他的舌頭。
  11月19日,曹一川在后城東門外被敵人殘害了,時年30歲。
  中共龍赤縣委號召全縣黨員學習他堅強不屈的斗爭精神,經中共北平地委批準,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45年2月6日,晉察冀日報以《赤城民族烈士曹一川被敵挖眼刺腹壯烈殉國,臨死猶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為題,揭露日偽軍的殘暴,悼念和贊揚他誓死不屈的斗爭精神。是年春,后城群眾在其犧牲地建立了紀念碑。1984年,后城鄉共青團員又重新為其修建了紀念碑。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私人影院有摄像头吗